第二章【抓虫】

听了石康全的话,石柳赶忙趁机道:“快看看这小哥儿是不是有贞印的。”
石怀山皱着眉瞅了石柳一眼,冷冷的,把石柳看的一哆嗦。
“我看这小哥儿差不了。”石大成的阿爹边说着边用手拨弄了一下严秋的耳朵,就见他耳后的一颗红痣,鲜红鲜红的,便笑道:“这可真是好!”石大成的阿爹一直没少照顾石怀山,两家人本就是邻居。当初村长给安排的那间屋子,也是石大成家帮着给翻新的,要不都没法住人。
边上也有人跟着看见了,都道:“好红的贞印!”
小哥儿们身上有两个痣,一是天生长在额头双眉之间的红痣,用来区分汉子和哥儿的。另一个是
耳后的红痣,叫做贞印,越红越好生养。结了亲,这贞印便会消失。贞印对小哥儿来说非常重要
,要是有没成亲的小哥儿被发现失了贞印,在一些特别守旧的地方,是要绑上石头澿死在河里沉
塘的。当年石怀山的阿爹就是没有这贞印,才受了那么多的苦。
石怀山压根就没注意贞不贞印的问题,他不在乎这个,哪怕这小哥儿跟他阿爹一样遭过罪的,他
也不会介意嫌弃。他看见严秋第一眼就喜欢上了,他的眼晴特别像记忆里的阿爹。
“这小哥儿咋还不醒?”石大成的阿爹有些担心的问。
没等石怀山说,刘三叔就道:“人牙子给喂了药,得过一晚上才醒呢,怕他记得道,偷跑了。”
众人都了解的点点头,被买来到这穷山沟里给人当齐君,多半是没人乐意的,防着点也是应该的

这年头,买个小哥儿当齐君,不是什么新鲜事,村村都有。
这三风山里,他们石家村还算是好的,离县城虽然30多里路,可比山里面另外几个村子也强多了
。那几个村离县城更远,路更不好走,也就更穷。
不过,这也导致了石家村人结亲不上不下的问题。你说吧,这要跟县城里的结亲,人家看不上你
这村里的。这要跟山里另几个村子里的人结亲,石家村的又看不上他们,哪能找个比自己还穷的
?就只能村里内部消化,或者从人牙子那买人了。
刘三叔看着大家围着半天,还没散的意思,就又道:“行了,看完了就赶紧散了吧。我要回去喂
骡子了,颠颠的跑了一天。”牲口金贵,骡子虽不比牛马和驴,但他也心疼着呢。
众人一听刘三叔发话了,互相寒暄几句,也就散了。石柳还想跟石怀山说话,被他阿爹扯着走了。
石家村,大部分人都姓石,也有几户外姓人家。刘三叔家是其中的一户,但是在村里地位还是挺
高的。刘三叔家里有骡车,来回跑县城,买卖东西都得靠人家。
刘三叔把骡车赶到石怀山家门口停稳,石怀山把严秋从板车上抱下来,一路抱回屋里安置好。赶忙出来给刘三叔塞了车钱,“今天真麻烦刘三叔了。”本来早上只是去县城卖皮子的,偶然见着人牙子领着严秋和一群人穿街而过,他一眼就瞧上了,二话不说就要去买人。结果人牙子张口50两银子不二价。出门在外的,石怀山身上也没揣那么多银子,这就又拜托刘三叔拉着他回村拿钱。揣上钱又赶着骡车跑回县城,这才弄到太阳要下山了才回村。
车钱给的不少,刘三叔挺满意,也不多废话,只是笑道:“行了,反正我也收了你钱。有啥事再喊我,我回去了。”说完就跳上骡子车,甩两下鞭子走了。
回屋里石怀山看了下严秋,给他擦了擦脸,见他一点也没有要醒的迹象,便又简单的收拾下屋里,拿上人牙子给的契据,又带上昨天打的一只狍子,往村长家去了。
石怀山这是要托村长给他办严秋的户籍,严秋入了他的户,拜了堂,就是他的齐君了。
“行,明个我就把这事给办妥。”看了下人牙子给的契据,村长痛快的答道。村长本来人就不错
,石怀山礼又送的很到位,办事自然是很痛快。
石怀山又道:“还有另一件事要麻烦村长,我家里没个长辈,也不懂得定结亲日子的规矩。还得
村长给做个主。”
“这事好说,明个我一起给你弄妥了。你在家等我信就行。”村里人结亲,没那么多穷讲究。就
挑个吉日、摆几桌酒席就行了,这都不算事。
石怀山道了谢,就赶紧往家走。心里惦记着严秋,总是不踏实。
村长家的齐君拎着狍子道:“这怀山小子可真有本事。”仔细看这狍子,就脖子上有个箭伤,整
个身上的皮子都没伤着,只要剥皮的时候仔细点,就是块整张好皮。这么大块皮子,做个帽子、腿套啥都成。
庄户人家,不过年不过节的,基本吃不上肉,这礼不轻。村长想了想道:“过几日,怀山小子结亲,你跟着去忙和忙和吧,教教他家里的小哥儿。”新入门的哥儿,总得有人指点指点要怎么做活。
“那行。”村长的齐君答应一声又道:“石康全还就真不认这儿子了?”
村长哼了一声:“这人呐,可不能自己作!你就看吧,石康全享不着福。”这么有本事的儿子都
往外推,混人哪来的福享!
要说石怀山这打猎的本事,村里人都挺纳闷的,咋个半大小子出去5年回来就这么有本事了?有人好奇,就去问了。石怀山也没觉得有啥可隐瞒的,就直话直说。说他在山里遇到个厉害的师傅,教的他。村里人啧啧几声,觉得石怀山这可真是走运,旁人进山不被狼叨去就不错了,轮到他这,竟然遇到高人了。
打猎这活,略懂行的都知道,那可不是拉下弓箭就行的事。
深山老林里,通常日头都看不着,得先学怎么分辨方向。还得学认动物脚印、粪便,学怎么设陷阱,再就是要练身体、练准头了。这可不是谁都能学好的。
与此同时,另一个平行世界里,作为新毕业的菜鸟、新进公司的小苦逼,李宏远正在玩命加班。

添加评论

昵称*
网站